DR.Stalker

多情总被无情恼

诗人说梦

搁浅的豆鬼性转
写不动了,决定烂尾。
别骂人
看着开心就好。





冷,实在是太冷了。

胡雪松想到。

她没有想过上海的冬天这么冷,好像比南京还要再冷一点。尽管她坐在了充满暖气的理发店里,手里还捧着刚刚从街对面买来的热气腾腾珍珠奶茶。

可她依旧觉得冷,觉得门外的冷风透过门的缝隙冲着她脖子里吹,就只针对她一个人似的。胡雪松把喝了几口的奶茶放在腿间,掰着手指头数着肖佳还有多久才能等她那一头秀发被打理完。

肖佳一开始并没有预料到胡雪松回来上海。之前在微信里也天南地北的聊了许多,但是人家却对与她要来上海只字不提,只知道胡雪松胡老师要开教研会,不知道要去那个城市。

而她也是刚刚从南京开往上海的高铁上下来,等来到了酒店才看见胡雪松告诉她要来上海,就连飞机在那个航站楼几点到都一并告知了。

肖佳觉得她家胡老师仗着自己把演出时间告诉她了,就可以为所欲为连她要来上海开教研会都不告诉自己一声。

我觉得这样有失公正。肖佳想到。

尽管这样,肖佳还是准时准点的到达了航站楼等着接自家的胡老师。

等到肖佳被第8个粉丝认出来并且合了影以后,胡雪松终于气喘吁吁地赶来了。

她来的时候并没有带着她的渔网帽,而是把头发散了下来。肖佳爱极了她的长发,无所事事时她会在家里给她的胡老师编各种小辫子。

“老师为什么迟到嘛”肖佳一手拉起行李箱,一手牵起胡雪松的手,向门外走去。胡雪松透过金丝眼镜翻了个白眼,内心里默默吐槽到:除了飞机晚点还能有什么办法。肖佳絮絮叨叨地讲了一路,直到上车前突然冷不丁的来了一句“老师,我想剪个头发”还没等胡雪松反应过来,肖佳就已经开动车子奔向市区了。

当胡雪松嘬了第36口已经没有珍珠的珍珠奶茶,肖佳那头秀发终于搭理好了。肖佳挠了挠头,向胡雪松转了个圈,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“可以嘛,老师”

我觉得不行。

胡雪松不是特别喜欢肖佳剪短发,她伸出手摸了摸肖佳被推了的一边,心疼起了她的头发。

“老师既然觉得不好看,那就等头发长回去吧”肖佳摸了摸头,跑去前台付了账,牵起胡雪松的手推开了理发店的门。

评论(2)

热度(12)